StashAway | Investing, redefined

StashAway ERAA®(Economic Regime-based Asset Allocation)解說

Freddy Lim AvatarFreddy Lim

Co-Founder,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18 years experience in cross-asset investing and portfolio management

Share this

Want more?

We thought you might.

Join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are taking control of their personal finances and investments with tips and market insights delivered straight to their inboxes.

StashAway ERAA® 概述

本撰文詳細概述 StashAway 投資策略 ERAA®(Economic Regime-based Asset Allocation)的運作模式及原理。

  • 若干長期研究表明,資產配置的重要程度佔投資組合回報率 80% 至 96%。於 StashAway,我們獨有的投資系統 ERAA® 會為客戶提供企業級的投資待遇,透過宏觀經濟數據,於整個經濟週期中,幫每個投資組合降低風險,同時提高潛在回報。

  • ERAA® 背後的運作原理早已經過數十年的學術研究,並經由許多管理數百億美元的知名投資者反復驗證。此系統有助投資時避開人為偏見,並使用數千個歷史數據支持投資決策,當中的 3 大基本原理為:

  1. 支柱 1 :經濟主導資產配置(Economic Regimes Determine Asset Allocation)

    StashAway ERAA®著重於「經濟增長」及「通脹」間的變化率來釐定當前經濟環境,繼而作出相應的資產分配決策。 我們將現時的經濟環境分為 4 種,每種經濟環境都有其專屬的資產配。 當經濟環境發生變化,系統將自動幫投資組合做調整資產。 面對不明朗經濟環境,ERAA® 會評估「經濟增長」及「通脹」勢頭以釐定明確方向。如果當前經濟勢頭疲弱,無法提供預測指引,ERAA® 便會自動透過「全天候策略」來調整客戶的投資組合,以抵禦不明朗的經濟狀況。

  2. 支柱 2:「 ERAA® 風險防線」 ( ERAA®Risk Shield)

    當市場價格的移動均線導致 2 個或以上 「死亡交叉」(Death Cross)時,ERAA® 便會從「經濟主導資產配置」(支柱 I),轉為防守型投資策略,保障客戶資產直到市場恢復明朗。

  3. 支柱 3:「估值差距」 (Valuation Gaps)

    ERAA® 透過中期估值差距及其均值來分析該資產類別的收益表現。

  • 上述 3 大支柱中,任何一個出現變動都會觸發投資組合做 「前瞻調倉」,旨在 (i) 於不同經濟及 / 或市場條件下穩定投資風險;及 (ii) 優化投資組合,提高潛在回報。

  • 風險管理為 ERAA®的核心,本質上旨在駕馭各經濟週期升跌。經過深入的反復測試,我們已確認確認 ERAA® 於零八金融海嘯期間,其經風險調整後的表現優於預期。

ERAA® 是什麼?

傳統上,投資組合一般根據諾貝爾獎現代投資組合理論 (MPT)進行調倉,不過學術及行業研究表明,MPT 並無顧及不斷變化的外部經濟條件及對投資回報的影響。 為應對外在經濟環境(最終成功驅動各資產類別的回報、波動性與相關性),我們的投資框架 ERAA®(Economic Regime-based Asset Allocation)提升 MPT 應用性,而支持 ERAA® 運作的 3 大支柱:「經濟主導資產配置」 (Economic Regimes Determine Asset Allocation)、「風險防線」 (Risk Shield)以及「估值差距」 (Valuation Gaps),制定資產管理策略,於任何經濟環境中為投資組合降低風險,同時提高回報。

以資產配置為主,向 「揀股」 say no

深究 ERAA® 背後的理應實踐前, 應先瞭解 ERAA® 將經濟數據應用於資產配置上的原因。 

根據 2017 年底 SPIVA US Scorecard 資料顯示,以 15 年投資年期計算,92% 大盤基金經理、95% 中盤基金經理及 96% 細盤基金經理未能跑贏相對基準數據,即約只有 4 - 8% 採用主動型投資策略的基金經理跑贏基準指數(採用多個地區及投資年期的數據作比較)。另外,就幾項長期研究所得結論顯示,資產配置的重要程度佔投資組合回報率 80% 至 96%。 因此,StashAway 從不以 「揀股」 方式設計投資組合,亦不採用主動型基金做投資;相反,我們精心挑選多元化、高流動性及低成本的交易所買買基金(ETF)來為每個客戶度身設計多元化投資組合,而透過這種 「追蹤型指數」 做投資工具可幫客戶做好分散投資,可長線從個地域的不同資產中獲利。 所以,我們的投資並非單純考慮是否買入更多熱門股票獲利,如 Apple 或 Microsoft 等等,而是就例如北美大盤股與新興市場股票、長期政府債券或黃金等資產做好配置。

影響 ERAA® 的 4 種經濟環境

何謂經濟環境?

中期市場的投資表現主要靠經濟狀況驅動,而 StashAway ERAA® 則透過 「經濟增長」 與 「通脹」 之間的相應變化率來釐定當前的經濟環境,繼而為各投資組合配置合適資產。根據  「經濟增長」 與 「通脹」 的相應關係,我們釐定了 4 種經濟環境:(i) 衰退;(ii) 增長;(iii) 通脹;及 (iv) 滯脹。

圖 1: 4 種不同的經濟環境

環境 A:經濟衰退(負增長,低通脹)

Figure 1 - Risk

圖 1 左下角方框為經濟衰退階段,代表此階段的經濟活動跡象往往為減薪,導致消費者能力下降,繼而影響商品及服務的整體價格,最後市場面臨通縮,而衍生價格下調壓力。零八金融海嘯就是環境 A 的典型例子,當時美國帶領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環境 B:非通脹性增長(正增長,低通脹)

當走出環境 A,而經濟增長勢頭持續大於通脹時,實質經濟增長亦會開始增加。4 種經濟環境之中,此為最理想的一種,而增長質量亦很高。繼零八金融海嘯後,全球經濟於 2009 年中期觸底反彈,步入復甦狀態,並於 2012 年 3 月至 2015 年 2 月期間進入環境 B,為期 36 個月。

環境 C:通脹性增長(正增長,高通脹)

但緊隨經濟持續升溫,通脹超過了一定門檻,增長質量就開始惡化,即表示實質經濟增長出現下降情況。於環境 C ,每新增一個產出單位,生產成本就會越來越高。於此環境下,風險資產投資回報亦可能下降。自 2000 年以來,如美國經濟從 2007 年 10 月到 2008 年 3 月,以及從 2011 年 5 月到 2011 年 11 月都是環境 C 的印證例子。若將時間推後一點,我們甚至可從 1980 年代及 1990 年代初的經濟發展中明白,高通脹會導致資產回報下降,毫無準備的投資組合(包括現金過多的投資組合)就會於此時受損。

環境 D:滯脹(負增長,高通脹)

當通貨膨脹不受控,甚至失控時,企業生產成本及消費者可用收入便會受價格壓力侵蝕。於環境 D,通脹 「吞拼」了增長,經濟陷入罕見停頓,並與高通脹結合。此情況,我們稱之為 「滯脹」 。近代曾出現過幾次短暫滯脹,於 1973 年石油禁運前後的全球經濟環境就是典型例子,直至 2009 年 3 月,即零八金融海嘯巔峰期,美國經濟從 6 月便開始進入滯脹( 2008 年 6 至 2009 年 1 月)。

StashAway   「前瞻調倉」 (Re-optimisation):無懼任何經濟環境,幫投資組合維持穩定風險水平,提升潛在收益

StashAway 的投資框架 ERAA® 於經濟市場發生變化時,以維持客戶投資風險不變為大前提下,透過智能方式有系統地重新調配投資組合。ERAA®將自動為所有投資組合釐定新標的資產之配置;整個調倉過程,我們稱之為 「前瞻調倉」。

StashAway  「前瞻調倉」 的最大特色,就是保障客戶資金同時,於各個經濟環境及市場週期下維持穩定投資風險。ERAA® 會持續監察經濟環境,並利用大量數據有系統地管理投資組合,確保資產配置可按特定經濟環境進行 「前瞻調倉」 。

ERAA® 的最終目標,就是幫助客戶獲得最佳的長線回報,同時將投資組合的波動性或風險維持於客戶指定水平。然而,這個目標並非針對短期市場波動來進行 「前瞻調倉」,而是著眼於更長遠的最大收益。

當 (i) 經濟狀況發生變化;(ii) 投資過程觸發 ERAA® 風險防線(ERAA® Risk Shield);或 (iii) 一個或以上的資產估值出現變動時,都會觸發  「前瞻調倉」 自動進行。以上為支持 ERAA® 運作的 3 大支柱,其後將會再進一步討論。

當經濟狀況發生變化,StashAway 便會為客戶組合進行  「前瞻調倉」 。通常,因經濟狀況變化而進行  「前瞻調倉」 的情況,大約每 3 - 7 年發生一次,而投資組合都會有重大配置變化。於經濟動盪時期,如零八金融海嘯,投資組合變化可能會變得更頻繁。事實上,於金融海嘯事件一年內, 「前瞻調倉」 進行次數最為頻繁,至於 2007 年 11 月至 2010 年 2 月期間則只出現 4 次。

鑒於每類資產的預期收益及風險狀況(或波動性)於 4 種經濟狀況中存有顯著差異,所以,當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時,我們便必須調整所有投資組合結構。

如果,當經濟環境由 「增長」 變為 「衰退」 時,投資組合應減少股票配置,並增持防禦型產業股,降低風險狀況;同時提高固定收益(如增持債券)及黃金等資產份額。

支柱 1 :經濟主導資產配置(Economic Regimes Determine Asset Allocation)

不同經濟環境,資產收益及波動性都不同。通常,當經濟增長且跑贏通脹時,股票有望表現良好。不過,非所有股票收益表現一致。譬如:小型增長股跟防禦型產業股相比,在 「好景」 時,前者收益較優勝;當經濟萎縮時,顯然後者表現較好。而保守型資產,如黃金或政府債券,在市況差劣期間較有優勢。

因此,為組合進行 「前瞻調倉」時,最重要留意該經濟環境下,資產類別的回報及波動性。以大型北美股,以及追蹤標普 500 指數的 ETF SPY 為例, 通常,投資者會誤用一種錯誤方式分析 SPY:只專注於其長期平均歷史回報率為 9.8%。於 1982 年 1 月到 2017 年 12 月,美國經濟有 11.6% 時間處於經濟環境 A 中 (標普指數的同比平均回報率為 -10.3%),50.7% 時間處於經濟環境 B (同比回報率為 +16.4%),28% 時間處於經濟環境 C (同比回報率為 8.8%),9.7% 時間處於經濟環境  D (同比回報率為 +2.7%)(見圖 2);而標普 500 指數的波動率(或風險)則在經濟衰退期間變得更為顯著:從經濟全盛期走到衰退期間,整體波幅就出現顯著上升趨勢——全年平均波幅由14.7%增加至19%,進一步說明資產類別的收益表現取決於經濟狀況。

為了提高客戶的經風險調整後收益回報,StashAway 會根據每項資產於特定經濟環境下的表現來調整每個投資組合,使組合能安然渡過中期經濟週期。

簡言之,如投資時想於每個經濟環境中穩定投資風險,並提高潛在收益,單看長期平均值並非明智之舉。

圖 2:各經濟環境中,不同資產類別的表現

Performance of Different Asset Classes Across Economic Regimes

全天候投資組合

如經濟處於不明朗時期,StashAway 的投資組合會怎樣?如增長率為0.1%,又是否足以投資於增長型組合?相反,若增長率為 - 0.1% 時,買入防禦性投資組合是否合適?

面對模糊的經濟數據,ERAA® 會先看增長及 / 或通脹的變化率,以尋找明確的方向指引。 如變化率不夠明顯,無法提供預測指引,ERAA® 便會採用全天候策略(All-Weather Stragegy)來調整客戶的投資組合,旨在穩定風險同時確保客戶可得良好收益,直到經濟環境變得清晰明朗為止。如不明朗因素為經濟增長、通脹或兩者相關,全天候投資組合亦會有所不同。

支柱 2:「 ERAA® 風險防線」 ( ERAA®Risk Shield)

除評估宏觀經濟數據以釐定當前經濟環境外,ERAA® 亦會透過監控每個經濟環境的市場表現,以偵測重大市場崩盤訊號,以便迅速作出相關應對,保護客戶的投資組合。透過風險因素技術分析,ERAA® 能確定市場表現與經濟數據是否一致或不協調 。

若市場出現異常行為,例如發現市場價格中存有 2 個或以上 「死亡交叉」(Death Crosses)時,ERAA® 便會發出相關訊號。 所謂 「死亡交叉」,指短期幾何移動均線(Short-term EMA)跌穿長期幾何l移動均線(Long-term EMA),而形成的交叉點。ERAA® 則會根據不同資產的週期性,來釐定移動均線的週期,例如,計算指數移動均線可以為 26 日、69 日、252 日或更長時間。若出現多個  「死亡交叉」時,系統便會從模型中 「經濟主導」投資策略,轉為防守為主的投資策略,以保障客戶資產,直到市場復甦為止。就 2000 年 8 月至 2002 年 10 月及 2008 年 9 月至 2009 年 3 月兩次熊市中,撇除經濟數據預測,單是此風險管理機制就可分別減少虧損約 78.8% 及 82.9%。

ERAA® 風險防線每日運作,一旦市場發生任何異動,便會觸發防線令投資組合改變配置。  

支柱 3:「估值差距」 (Valuation Gaps)

當資產價值被嚴重高估或低估時,StashAway 也會為客戶投資組合做 「前瞻調倉」 。當估值過高時,ERAA® 便會減少該資產的配置份額,如估值過低, StashAway 將上調預期回報,從而增加該資產的配置份額。 系統不斷將每個資產類別的公平值與實際市場估值作比較。 當估值出現差距時,便會相應地調整投資組合的資產配置。 例如,當亞洲股票的市場價格遠低於數據算出的價值時,系統將調整投資組合以獲取潛在的未來收益。

投資組合因此而需作調整的情況每年會發生 1 - 2 次,每次變化都集中在 1 或 2 個資產類別上,而調整幅度亦少於因支柱 1 及支柱 2 情況驅動而成的調整。

圖 3 說明  ERAA® 透過 「前瞻調倉」解決估值差異的方式。XLK(美國技術)的實際 3 年總回報與 ERAA® 的模型預期回報走勢相近,但兩者中間仍有差異,我們稱之為 「估值差距」 。圖 3 中,綠線所顯示的為紅線與黑線之間的差異。

圖 3:XLK 的估值差距 VS 經濟增長、通脹及利率

Valuation Gap of XLK vs Growth, Inflation and Interest Rate

當估值差距較大時,即表明市場對XLK的估值,就當時的增長、通脹及預期利率而言, 相對過高(通常是市場亢奮的訊號),增加投資風險。為此,ERAA® 根據 XLK 的估值差距而調低預期回報,並根據回報與波幅間的關係調高 XLK 的預期波幅率。於 XLK 估值過高的情況下,較低預期回報及較高波動性會導致 ERAA® 減少 XLK 於投資組合中的的份額,賣出部分 XLK 並買入其他資產,以保持投資組合風險水平不變。

相反,當估值差距明顯為負值時,表明 XLK 的價值被市場低估;就此情況下,ERAA® 將提高 XLK 的預期回報並相應降低其預期波動率。

零八金融海嘯下,ERAA® 實踐例證

投資者可回顧零八金融海嘯的情況,瞭解 ERAA® 透過經濟分析的系統性策略如何運作,並取得良好表現。

如圖 4 顯示,美國經濟早於 2007 年底便從環境 B(好景期)變為環境 C(通脹性增長期)。此期間的特點為正增長,通脹率則高於 3.1%。於 6 個月後,便從環境 C(通脹性增長期)變為環境 D(滯脹期)。此前,首個先兆出現於 2008 年 5 月,當時美國工業生產首次錄得同比負1.0%,其後,增長勢頭轉為負值,而整體通脹率約為 4.1% ,並持續上升。於 2008 年 9 月,雷曼債券事件,美國工業生產已從 -1% 同比下降至 -8.3% 之低點,美國經濟連續 5 個月出現負增長。

圖 4:零八金融海嘯投資風險狀況一覽

Risk Scenarios: 2008 Financial Crisis

雷曼債券事件後,整體通脹率於一段時間內維持約 5% 左右。直至 2008 年 12 月,才出現了首個通縮勢頭。此後,通脹便迅速下降。到 2009 年 2 月,美國經濟由滯脹轉為衰退及低通脹情況(環境  A)。 簡言之,ERAA® 早於 2008 年 5 月,當美國經濟陷入滯脹時便發現了先兆,並將投資組合風險降至最低。到 2008 年 12 月,當觀察到負通脹勢頭時,系統的投資算法再次按情況作出相應調整,將應付滯脹的投資組合調整為應對衰退的投資組合。

圖 4 便顯示了此投資策略的優勝之處。於整個經濟危機期,ERAA® 所調整的投資組合表現遠超同期標準(標普 500 及 60 - 40 股票債券基準 ),跌幅甚至顯著減少,使投資組合收益於零八金融海嘯後表現更好!

結語

根據研究顯示,投資時所得大部分收益取決於資產配置,而歷史更證明,推動中長期回報的關鍵為經濟環境,並非市場表現。傳統上,資產配置策略由風險出發,惟本質上不會主動管理投資風險。於 StashAway,我們則將獨有的全面風險管理策略與資產配置策略相結合,從而衍生  ERAA®,為所有客戶的投資組合盡可能穩定風險,並提高潛在可得回報!

Other topics that might interest you

See all articles